世纪汇 未分类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⑳丨红色家祭

长篇纪实文学连载⑳丨红色家祭

文/陈冠军 喻名乐

看到父亲进来,岸英忙从椅子上起来,把椅子让给父亲,自己坐到了床沿上。听父亲发问,岸英以军人的习惯“嚯”地站直,见父亲示意他坐上,他又坐回床沿,回答道:“我在苏联是军人,回到祖国仍愿意做一名军人!”

“为什么想做一名军人呢?”毛泽东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这个分别多年的儿子,就像看着儿童时的岸英一样地问。

“我在苏联参加过卫国战争,深切体会到一名军人的担当与荣耀。现在日本鬼子被赶走了,但抵御外敌侵略是一个永远的责任。任何时候、任何国家、任何民族都有这个需求。所以,我想当一名军人,扛起保卫国家与民族的重任。”

“嗯,不错。”毛泽东赞赏地点了点头,说,“不过,你在国外生活了许久,现在刚回国,还是要多学一些中国的知识,多了解中国的情况。这样,你才会更加清楚自己的责任,更加有热情、有信心、有力量地保卫自己的国家和民族。”

“爸爸说得对。”岸英钦佩地说,“只是,我该怎样才能做到您所说的那样呢?”

“你在莫斯科上了大学,但中国的大学你还没上。中国是农业大国,中国的农民勤劳善良、纯朴真诚,他们身上有许许多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。他们的好品质、好作风、好胸怀、好技术,都是你的教材与范本。”毛泽东用慈而又严的口吻说,“我看,你先读一读中国的农业大学吧。”

“农业大学?”毛岸英有些不解地问。

“对的。”毛泽东肯定地说,“这个大学就在村里,老师就是农民。”

“老师就是农民?”毛岸英又一次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
“就是他们。世界上最干净的和最有学问的就是工人农民。”毛泽东继续说,“你现在先向农民学习,跟他们学开荒耕地,学种庄稼、学养猪养牛,学各种各样的农活。”

“哦!”毛岸英恍然大悟地点头答应着。

“将来,你还要下工厂,拜工人为师,跟工人们学习。”看到毛岸英没有丝毫半点的犹豫和为难,毛泽东非常欣慰。他情不自禁地拉过儿子的手,握住他的手掌,轻轻地摩挲着,说:“你要用自己的劳动获得财富,要用自己的言行取得信任,要用自己的品行赢得尊重。”

“是的,爸爸,我会的。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毛岸英从父亲的手上,感觉到父亲对自己的由衷关爱和深情期许。他仿佛看到了父亲的拳拳爱心,不禁心头一热,手上一用力,把父亲的双手紧紧地握在掌中。

“农村很苦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毛泽东关切地叮咛道,“你要放下架子,入乡随俗,真心地与农民打成一片。你要克服困难,吃苦耐劳,认认真真地做好每项工作。你要全心全意地为农民着想、为群众办事,时时处处体现一个革命青年的高尚理想与追求,体现一个共产主义者的情操与本色。”

“谢谢爸爸教诲。”毛岸英深情地望着父亲,说,“我明天就脱下这身苏军制服,换上陕北农民的衣服,到村里去,到中国的农业大学去。我一定成为一名合格的农业大学生。”

“好,好!”毛泽东非常满意地点着头,说,“不急着这一两天,你先在这里住下,我们父子俩还要好好叙一叙。等办公厅的同志为你联系好具体的村庄,你再去也不迟嘛。”

不待岸英回答,他又说:“到时我要检查你的毕业证哟。”

“毕业证?”

“对!”他又一次摸了摸儿子的手掌,说,“你手上的老茧和群众的评价,就是你的毕业证书。”

“是!”毛岸英抽出双手,再次向父亲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响亮地说,“我一定交上让您满意、让党和人民满意的毕业证!”

(未完待续)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